全国服务热线:021-54109639
留学规划

大师讲堂 | Will Alsop:能喝好酒、抽烟、谈恋爱的

添加时间:2020-03-27
来源:交大国际艺术作品集指导中心点击在线咨询
  

老嬉皮士Will Alsop教导年轻建筑师:

能喝好酒、抽烟、谈恋爱的地方才是好建筑

作者:周杨洋

当你漫步于城市,那些立于地面之上空间之中的建筑,你有想过他们是从哪儿来的吗?你也许会回答,每座高楼大厦都来自于一砖一瓦,来自工程师的图纸和建筑师的灵感。建(老)筑(嬉)大(皮)师(士)艾尔索普却认为绘画才是建筑的源头。他曾经估算过他所设计的作品大概只有10%被建造完成,但这并不会影响他在纸上表达的热情,因为每一个设计都是全新的挑战。

昨天听说老顽童要去央美做讲座,交大贤内助兴奋的数着点打卡下班,冲去瞻仰大师风采(听老爷子用英音doubi)。

威廉·艾尔索普Will Alsop

威廉·艾尔索普Will Alsop,荣获全英建筑最高荣誉斯特林奖RIBA STERLING PRIZE,大英帝国骑士勋章OBE,英国皇家美术学院院士RA,早年毕业于AA建筑联盟学院,任教于墨尔本皇家理工、维也纳技术大学、伦敦艺术大学等高校。

Will习惯采用绘画的方式去思考,用色大胆而明亮,形式天马行空却处处考虑使用者的感受。因为他喜欢吸烟,所以他的建筑都会有宽敞的吸烟区。他颠覆传统,建筑也可以脱离地心引力悬浮,他希望建筑能够让人们享受生活。

威廉·艾尔索普Will Alsop

Will姗姗来迟,倒好一杯红酒后发问:你们有多少人是学建筑和艺术的?有多少人觉得自己是艺术家?

我的学生中很多人以为进了学校就已经是艺术家了。这种态度让我非常不高兴。学校只是提供了学习的环境,要成为真正的建筑师和艺术家还有很长的路。因为建筑和艺术是根本没有办法教的,我只能创造条件让他们去发现,告诉他们我的学习和工作方式。经验不可复制,他们要从中找到自己。

· 建筑有未来么?

这是讲座的主题,但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取决于你的年纪。

我也曾经年轻过,不要觉得现在自己思考的问题很幼稚。等你年纪变大了,你会发现自己还在思考20多岁时想的问题。年轻人要勇敢思考。

· 建筑与绘画

我喜欢画画,尤其是大体量的绘画,各种颜色、形状交织流动,在大尺幅的布面前看颜料逐渐变干是我进一步思考的过程。我非常享受绘画这件事,它与建筑有某种说不清的强烈关系。布上的图像是图纸的源头,图纸的方案又是建筑的雏形。

· 好的建筑

有的人老爱不停的讨论什么是好的建筑,或者建筑会持续多久,我不喜欢这些问题。你看这件作品:两艘远方的船,上面有人在表演,观众只能在很远的岸边观看,一个小时后,船随着烟花远去。这是一件好的作品,因为它改变了周围的环境,虽然持续时间短,但在人们心中留下了深刻的记忆,这就是建筑要做的事情。

我相信在座的同学都会成为好的建筑师,设计出好的作品。最好是什么都不要拆,在旧的建筑旁边建新的建筑,应该不断考虑新旧建筑在城市中的互动关系。很多建筑师并不是创造而是在毁灭,当然也包括那些做决定的人,建筑师应该向不对的事情说不。

· 在工作中获得意想不到的新知

首先对于一个好的建筑不要抱有过多的期待,它是在实际工作中慢慢进化产生的。

多伦多码头项目的灵感来源于一首诗,灵感从诗歌转化成绘画,再到设计方案,最后通过实地考察不断进化。多伦多的天气很像北京,夏天热冬天冷,但不论在什么样的天气下人们都能从容地享受红酒。码头应该有足够长的延伸台阶供人们挥手告别。为了使白天等船不会无聊,还要有一些娱乐设施。用移动的灯光营造夜晚流动的氛围。室外还有三颗热能树,白天吸收能量晚上释放,树下有加速空气流动的装置,解决冬天寒冷夏天炎热的问题,晚上还能发光照明。

关于伦敦的佩卡姆图书馆,我在工作的过程中学到了把主体建筑放在高层。没有想到这个高度刚好可以俯瞰伦敦市中心,景观视线的改变使得居住者的观念也发生变化,有种身处市中心的愉悦感,所在区域的价值也随之相应提升。很多年过去了,每天还有超过预想三倍的参观者,说明大家还是认可它的。

在伦敦一条比较贫穷的街区,达明·赫斯特开办了他的私人画廊,展示他收藏的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一个如此知名的艺术家还能接受其他人,这说明他希望营造一种自发的环境。后来我在曼彻斯特开了一家酒吧,那是性手枪乐队第一次演出成名曲的地方,我卖很贵的酒,也是希望能营造一种自发生长的环境。

· 建筑师的责任 Joy only joy

建筑师要给人们带来快乐,创造舒服的空间让人们愿意去居住。

比如我在上海的一个项目中就强调了阳台的设计。因为我爱抽烟,我意识到在高层工作的吸烟者往往要下到第一层,走到室外才能抽烟,于是他们每天都要不停的上上下下,这是非常可怕的设计缺陷!我们设计出这样的阳台,可以不用风吹日晒方便的抽烟,同时它还是一个可以产生恋情的空间。年轻建筑师们,一定要记得创造一个舒适的空间给人们去谈恋爱,谈恋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当然我们也必须重视办公空间的设计。我做过调查,其实所有的员工每天在办公室只有60%的时间在工作,当然我的员工可能只有50%。试想一下,在寒冷的冬天,周一早上还要起很早去上班,心情会多么的糟糕。如果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让他们在不工作的50%的时间里感到快乐,那么他们在工作50%会干得更有效率。

· 中国现象

1994年的时候我在马赛做了一个项目,修建一个容纳2000人办公的政府办公楼,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干净如新,法国人真会好好保护建筑,这在中国是无法想象的。北京应该为此感到羞耻,而重庆是最差的。

年轻的建筑师们你们会遇到很多问题,尤其是在中国,会有很多人不停的改你的方案,最后面目全非。当然我现在老了,他们会和我讨论,但我在二、三十岁的时候根本没人听我说话。所以你们有时只能妥协,但尽量往好的方向去推动。

有一个关于中国建筑的特殊现象,无论建什么,地铁通道、公共广场还是公园等,最后都会变成购物区。商业、购物在中国是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 和年轻建筑师达成的共识

不要参加竞赛

很多人都把过多的精力花在竞赛方案上,这是对建筑师时间和灵感的极大浪费,而且最后往往并不是最优秀的作品能中标。如果没有人去参加竞赛,这种固有模式就会取消,甲方就会想出新方法挑选建筑师和方案,推进建筑生态的良性发展。

不要阅读建筑评论

如果没有人阅读建筑评论,就不会有人再写,事实上大部分都写的很差,不要让这些言论羁绊你的创作。

不要设计KTV

我在上海的项目地处黄浦江的过江隧道上,所以搭建了三个悬空的舱体建筑,里面有很好的咖啡馆和餐厅。上次去的时候,我被逼着在卡拉OK唱了一首歌,太可怕了!年轻的建筑师们,答应我好吗?永远永远不要设计KTV!

讲座在Bradford改建的视频中结束了,老爷子(酒鬼)豪爽的喝干了整整一瓶红酒!他说再讲下去就要睡着了,这怎么可以!交大贤内助奋不顾身(恬不知耻)地冲到了老爷子面前,问了三个建设性(无关痛痒)的问题。

交大:据说早年导师亨利·贝德(Henry Bird)对您要求非常严格,您曾经花了三个月每天三个小时去画一块砖头,为的是研究空间表现,堪称当代达芬奇,请问这是真的吗?

Will:确实是我干的,一根根的线条,细腻的阴影,每天就那么重复,三个月后我又开始画罐头盒。(成功哪那么容易!)

交大:您在讲座中也提到了教育,作为一名教授,请问您觉得有必要去国外学习建筑么?

Will:当然,虽然要花一大笔钱,如果你有那么多钱的话!本科在一个地方学习,研究生再去另外一个地方,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你可以看到更多的东西。

交大:相比欧洲的慢节奏,中国建筑的未来是什么?

Will:欧洲有很多老建筑主要采取保护的态度,而不是大拆大建,但是站在几十年的时间维度去看,它其实是变化发展的。中国太快了,我们可以细细来聊,但是现在我要去喝酒了。

说完这句,老爷子满脸红晕带着谜一样的微笑退场,只剩下“唯有天空是无法设计的”在报告厅回荡,交大贤内助差点兴奋的追着他一起喝酒去。

代表作

Sharp Centre for Design, Ontario College of Art & Design, Toronto, Canada

Sharp Centre for Design, Ontario College of Art & Design, Toronto, Canada

安大略艺术与设计学院,2004年皇家建筑学会国际建筑奖、DX设计效率奖、多伦多建筑及城市设计奖。经过大量调查研讨,与居民沟通,为了不挡住居民的视野最终方案是一个半透明的悬浮于空中的彩色矩形。西面为公园,东面是MCCAUL大街。因为这个很酷的建筑,这所艺术学院的申请率上升了200%。

Peckham Library, London

Peckham Library, London

佩卡姆图书馆,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斯特林奖、英国建设工业奖BCIA、AIA英国杰出设计奖、公众信任奖。主要阅读室被设计在一个悬空平面上,下方为公共区域。设计考虑了可持续性,中央开天窗,自然采光,节能的通风系统减少了建筑的能源要求。

图片拍摄于讲座现场,部分图片来自all DESIGN

TAG:大师讲堂 | Will Alsop:能喝好酒、抽烟、谈恋爱的|建筑设计,Will Alsop,建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