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服务热线:021-54109639

美国大学招生官指出的本科申请常见错误

添加时间:2018-07-23
  

美国学校

     Adele C. Brumfield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招生主任
  申请A大学,夸B大学好:有个申请我们大学的学生,讲述他多喜欢我们学校的精神、我们学校的学术,我们学校的足球,提到安娜堡是个多好的城市。这当然是不好的,因为我们学校是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嘛!这是一个经典的错误。许多申请者向几所相似的大学递交同一篇文书,只是改改名称。我的建议是多花些时间,好好研究申请的每一所大学的特质,在文书中展现出来,就不至于出现上面的错误了。
  Suzi Nam 斯沃斯莫尔学院 Swarthmore College 招生主任
  问一些让我们…呃…无语的问题:当学生打电话或者发邮件询问我申请截止日期、大学有没有开设某专业、申请材料需要哪些时,我忍不住担忧:这些信息在大学官网、印刷材料上都清清楚楚地写着。连这样简单的问题都要打电话,他们将如何驾驭复杂的大学生活呢?也许有的学生是想通过打电话或发邮件显示自己对大学的“兴趣”,但正如奥普拉所说,我不希望邮箱里堆满了“只想打个招呼”或“佯作感兴趣”的邮件。
  我们希望看到的,其实是你在申请中展现你对我们学校的了解,以及你为何认为自己和我们学校很匹配。这种真正的、经过深思熟虑的交流是所有大学招生官都看重的。
  Tom Delahunt 德雷克大学 Drake University 招生副主任
  不展示本色自我:当看到申请者的活动经历集中在高三(12年级)一年时,我会猜疑申请者参加活动的真实目的。因为这些申请者好像在高三(12年级)突然变了一个人。他们突然热衷于帮助穷人、智障孩童;关注气候,保护热带雨林;兴趣爱好也增加了很多,参加参加棋社、戏剧社,或成为学生大使等等!我对这些活动的真实性不会怀疑。我只是很好奇他们短时间集中参加这么多活动的目的是什么。
  我们招生官要的不是一列活动清单,而是想知道清单背后有没有一两项活动是学生带着真心、带着热忱参加的。我们一直努力,希望使得我们的大学社区拥有多种不同爱好的学生,真正了解招收进来的学生,这不仅仅是帮助我们,也是帮助学生创造正确的环境。
  Kasey Urquidez 亚利桑那大学 University of Arizona招生办主任
  没有交个人陈述:尽管我们没有特别声明个人陈述(personal statement)是可选项,但学生需要知道的是——如果你选择不交个人陈述,我们就得不到你补充的重要信息。所以如果遇到这种可选择交或者不交的,一定要选择交!
  像我们收到的申请中,成绩不太有竞争力的一般会在个人陈述中解释原因。不过我们对有些学生也会适当放松要求。这类学生可能每个星期要工作30个小时来补贴家用,或者家里遭遇了重创,因此成绩受到影响。这类学生即使没有交个人陈述,我们也不会要求其他证明辅助材料。
  另一方面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学校不要求补充材料,那就别交,免得画蛇添足,过犹不及。有的申请者交来一大摞与申请不相关的材料,对申请谈不上有多少帮助,徒增招生人员的工作量。
  Paul M. Cramer 伊丽莎白城学院 Elizabethtown College 注册副主任
  推荐信内容含糊:最好的推荐信应该找谁写? 如果你轻而易举就是班里(科目)的佼佼者,不要找你的(科目)老师写。相反,你在班里(科目)很努力很用功才取得了好成绩,这个班里(科目)的老师你才可以找。下面的推荐信是个反例,没有告诉我们任何关于Robert我们不知道的信息,对他也自然没有起到推荐作用(不是真名):“Robert is an outstanding student in my class. He keeps a good notebook and is always well prepared。”
  下面这一封推荐信则清晰地给出了内容,让我们相信Mary有能力角逐我们大学的录取名额:“Mary is a strong student at XXX High School. Midway through a difficult first quarter, Mary sought extra help in my optional study sessions. As a result of that extra help and concerted efforts on her part, Mary's grades improved in the first quarter and throughout the year.”

美国

  Bruce Latta 美国海军学院 U.S. Naval Academy 招生办主任
  社交媒体不谨慎:你在网络上的表现会影响到你的录取。我们建议申请者在分享图片、帖子、微博和视频时谨慎对待。我们经常通过Facebook和YouTube给申请者答疑、提供信息。
  很多申请者参观了校园之后会拍照,照片里也有自己的身影,所以,我们不难发现哪些资料对外开放了。我们鼓励申请者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Facebook隐私设置,经常查看。我给的最好建议就是:记住,如果你奶奶不为你发布在网上的东西自豪,那么它可能是不适宜公开的。
  Robert McCullough 凯斯西储大学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本科招生办主任
  不尊重招生工作成员:招生工作成员基础离不开在前线支持的人,他们也许已经在这个岗位工作了20年、3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你可以想象他们经历过见识过哪些事情。他们热爱这份工作,他们热爱学生。几年前,一个学生在电话里痛斥一位招生工作人员。这个学生相当刻薄,用了粗话谩骂。结果我们撤销了他的申请,因为他的行为流露了对招生人员的蔑视。
  电话里粗鲁是招生官不能容忍的行为之一
  Stephen Farmer 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Chapel Hill本科招生注册副院长
  马屁拍过头:学生们还年轻,偶尔行事鲁莽可以谅解。几年前,我的同事有过一件奇怪的经历:有个学生找到他的住处,悄悄从房子后面溜进,在他围墙里的野餐桌上放了一个蛋糕。蛋糕经过了一番装饰,从装饰可以看出希望学校录取该生。
  这看起来就太诡异了——学生偷偷溜进有关卡的后院——而且也不够聪明,你把蛋糕放在门外,那不是要乐死一群蚂蚁了。
  Robert Blust 马凯特大学 Marquette University 招生主任
  错过了申请截止日期:Marquette University只有一个申请截止日期,那就是12月1日。而且我们在每一份刊物、每一次介绍时都重点强调了这一点。12月1日被我们频繁念叨得几乎都成咒语了。
  几年前,密尔沃基Milwaukee有一场极大的暴风雪,我们整个大学实际上都关门了。我想,那一年的12月1日,积雪怕有15英寸厚。居然有人步行到我们的办公楼(从雪地里的脚印可以看出),使劲敲门,惊慌地大喊:“让我进去,我必须得递交我的申请。”我们的语音信箱有好几百条呼入。确实,我们这一天竭尽全力接收申请,但非要等到12月1日才递交你的申请还是很迟的。
  Eric Furda 宾夕法尼亚大学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招生办主任
  不依照指示:每当我建议学生,让他们注意招生委员会希望听到他们自己的声音,因此逐渐了解他们,不过招生官的时间是有限的——可能每位申请者有15分钟。从通用申请和宾夕法尼亚大学附录中,我们知道从哪可得到某一信息。当招生官需要得到这些信息时,看到申请中的“简历见附件”意味着我们要花时间来搜索“附件”信息而不是直接获得信息了。
  这对招生官而言是小的困扰,但对申请者而言就有更多的问题了。招生官的时间有限,在给定的区域提供的材料要吸引招生官的眼球,附件里可以补充其他详细信息。